码专区,3439con创富论坛,聚宝盆心水 收藏 联系我们

1981年

2018-06-03 21:24

6月16日中午,顶着烈日走进株洲县朱亭镇高福村,福祖桥上桥的地方已经被挖了一个坑,黄泥在车来车往中变成一阵阵灰尘,桥上鲜红的标语写着“保护古桥,人人有责”。十来个村民在桥头长了40年的樟树下守护,他们在提防那些挖桥的人。而此刻,72岁的谢甲庚又走到桥头,看着被挖的泥土和倒下的石麒麟,哭了好久好久。

据1984年版《湖南省株洲县地名志》和2004年版《株洲地名志》记载,朱亭镇高福村原属湘潭县,1950年建立福祖乡。1959年至1965年划归株洲市郊区管辖。1997年与黄龙乡合并成黄龙镇,机关由黄龙桥移驻福祖桥附近。2002年更名为株洲县朱亭镇高福村福桥组。而在2004年版的《株洲地名志》上,福祖桥的介绍只有短短两行字:福祖桥位于朱亭镇天长坪村境内,为省道1815线(株衡公路)跨越朱亭港之公路桥。全长51.1米,宽6米,为石拱桥。

【原文链接】247年荣光,福祖桥面临去留选择村民想保住它,四年来每天轮流守护

2009年,福祖桥纳入省道s211株洲县段公路改建工程,当时请相关专家鉴定福祖桥为四级危桥。“我们于2008年5月向县政府县文物保护局、县档案局、公路局、交通局及朱亭镇政府递交了题为‘迫切请求各级党政领导保护好福祖桥’的报告,可是没有得到相关消息。”福祖组组长谢冬林拿出一些复印资料说。2012年11月,福祖桥两端写了“危桥重建,车辆绕道”的告示。

1——247年的荣光,族人心血的积淀

过了桥第二户人家就是谢甲庚家,关于这座桥,72岁的他有太多记忆。看着大家去他家看长条石,去摇井旁找祁阳石牌匾,他颤巍巍地跟着。走到后院墙角,发现脚底下有块跟摇井旁一样的石头时,他小声叫着:“这块石头该不会就是桥匾上残缺的那个字吧?”没见过桥匾的谢湘平急了,拿着锄头就开始挖,“果然是,赶紧拿出去看能不能重合。”此时,谁也没顾及这位七旬老人,谢甲庚一人站在墙角处呜呜地哭,“我爷爷去世时让我守住这座桥,我父亲去世时告诉我这座桥是族人凑钱建的,说我离桥最近,让我一定要保护好它,可我守不住这座桥了。”他越哭越伤心,可当听到村里人大喊,“牌匾重合了,福祖桥的牌匾终于重合了。”他快步走出,跑到福祖桥匾旁抚摸了一遍又一遍。

长株潭报6月25日讯(记者 伍婷婷)福祖桥并不是风烛残年,只是在岁月和过往中尘封了一段历史,拨开被荆棘缠住的桥边,四拱石桥的气势依然。247年的荣光,当那一块祁阳石桥匾再次重合,一“福”一“祖桥”,耐人寻味。可它,正经受一场护桥和拆桥的较量,是拆了重建,还是要当成文物保护下来?

福祖桥全长51.1米,宽6米,于清代道光甲申岁孟秋完工,在谢氏族谱上,关于该桥的记载是始建于清代乾隆1804年间,谢氏祖先筹集白银5745两,水田8亩,距现在有247年的历史。当时为了修桥,村里的七位寡妇每人捐田一亩,促成这座桥完工。该桥全部用长条石和糯米浆建成,“当年我爷爷告诉我,要保护好这座桥,材质是石头和糯米,不会轻易垮掉。”87岁的村民文金玉站在樟树下直愣愣地看着这座桥,抹了把眼泪。

湖湘文化志愿者协会会长彭水明当天也一道前往福祖桥,当他看到有着两个狮子、两个麒麟守护的福祖桥时感叹:“这是我在株洲见过规模最大的石桥,它有四拱,那些长条石可以表明,以前这座桥至少是个驿道或者是官道。这是座古桥,要保护。”

重合的祁阳石材质的桥匾——“福祖桥”。记者伍婷婷/摄

位于今株洲县朱亭镇高福村福桥组的福祖桥,历史地位耐人寻味。史料中关于福祖桥的记录很少,高福村人把它比喻成一个隐士,默默沟通着攸县和衡阳、株洲这些地方的交通。除了修建此桥的后人,很少有人知晓它的历史。2009年,省道s211株洲县段公路改建工程将它纳入整修范畴时,它进入大众视线。

从2009起,福祖组和福桥组两个组300多位村民每天开始轮流守桥护桥。他们不让工程队来挖桥,也不愿别人拆桥重建。“这里不属于那种非拆掉重建不可的危桥,前不久还有人装着100吨地板砖从这里通行,也没看到一点问题。”谢友明说,他们两个组长也一直围着这座桥转,只要有人来打桥的主意,他们族人就会自觉来护桥。

就在6月16日,株洲市文物局文物保护科科长邹翠梅也来到福祖桥。她说,这座桥是古桥,他们鉴定为古桥文物,建议在原址上加固整修,整修之后要对通行的车辆限重。但这座桥最终何去何从,还要跟相关部门沟通协商。

2——两次修整,桥变了模样

4——建议原址加固整修,以后通行限重

1981年,第二次修整桥加了人行道,将桥栏杆的长条石拆下,换成了红砖水泥。“第二次就将桥板和桥栏拆掉了,为了留住这些珍贵的材料,我们各自将不要的长条石搬回家了。”45岁的谢湘平走到谢甲庚家,在后院里找到三块长条石,长的有1.5米以上,短的也有1.3米。谢氏家族的人再来此地看这座桥,他们感叹:“变了模样,现在唯独没变的,就是桥墩和桥洞了。”

3——祁阳石桥匾再次合并,老人失声痛哭

走上福祖桥,桥面已不是当年的长条石,桥两边的护栏也变成水泥红砖材质,距高福村福桥组不远处,连接人行道和桥面部分开始有小洞出现,细看发现这是缝隙接口,跟桥墩的材质截然不同。

一“福”,一“祖桥”,它不像别的牌匾是三个字连在一起。“福”旁边写了“道光甲申岁孟秋吉旦”,另一块记载捐赠银两、名字的牌匾成了村里的洗衣石,放在谢湘平家门前。“我们找了好久,居然没留意脚底下的这些石头。”福桥组组长谢友明看到洗净的祁阳石牌匾,有些激动。

历史回顾:

60岁的谢卫国说,这座古桥已经修整两次了,一次是1958年前后,那时候因为要通道路,拆掉了桥上的风雨亭和很多石碑。“以前这个亭子是赶路人歇脚的地方,喝茶是免费的,但它有个特点,不管你是高官还是平民,过桥都要下马下轿。”65岁的胡金莲补充道。她走到谢甲庚家老址指着一处残留的青砖说,当年从那个地方开始就是长条石阶,一直要走十多级才能到风雨亭,到亭子后,还要经过一只伏在石头上的石牛才上桥面。“那时候很有气势,青石板桥,桥匾是祁阳石做的。”谢甲庚说。